2014年05月21日

时期的中药铺竟然有这么多好宝贝

  如今人们的养生意识愈发强烈,中药铺在今天的生活中,又逐渐成为了人们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

  一般一进诊所,柜台的内侧靠墙摆放着一排排盛放中药饮片的的药柜,又称“百眼柜”。那一个个小抽斗中,存放着数百种药材,每个抽斗上都写了其中存放药材的名称,取起来十分方便。

  传说这百眼柜的样式,是从唐代药王孙思邈采药用的大围兜发展起来的。孙思邈常上山采药,他特别做了一个大围兜,缝了很多小布袋,每采到一种药就放进一个药袋内。采药虽多,繁而不乱,碰到急症病人,也能很快取出对症药物为病疗。后来药铺就仿此制做了由很多小抽斗组成的百眼柜。

  街头药贩子悬挂的虎皮以表明他的虎骨是正的,虎骨在中医理论认为可以治疗风湿病。

  上海名中医Chen-Chu和他自制的虎骨追风酒、文王百子酒,背景是药王孙思貌的画像及上海滩大亨黄金荣赠送的对联。

  上海名中医Chen-Chu在位病人包扎麝香虎骨膏,他的药铺里面有一只活老虎。

  药师Kai-Kou-Shao周围的一些动物标本和一只活鸭子,按中医理论所有这些都有某种治疗的意义。

  曾经一部以同仁堂为原型讲述医药世家百年沉浮的电视剧《大宅门》,重新了人们对中医药的热情。如今,伴随着中医药在防病、治疗、养生领域的越来越多的使用,中医药文化也越来越受到人们追捧。

  从明代起,城就成为中医药的中心,那时药铺药店曾多达160多家。过去人习惯将卖中药的铺子称为“药铺”,卖西药的铺子称为“药店”。

  很多中药铺行医者喜欢将自家药铺名号后加一个“堂”字,如,同仁堂、天益堂、永安堂等。而一些规模稍大的药铺内还有中医大夫应诊,人称“坐堂先生”。

  相传汉献帝建安中期,张仲景任长沙太守。那时,当地伤寒流行,百姓死亡者甚多。张仲景为百姓,常常是在公堂上边断官司边行医,忙里偷闲给穷苦百姓切脉开方,且分文不收。他常在自己的名字前冠以“坐堂医生”四个字。后来行医者为纪念和他的医德,便效仿沿用“坐堂医生”的称唿。

  在老数以百计的中药铺中,同仁堂、鹤年堂、千芝堂、万全堂并称为京城四大中药铺。此外,在繁华的东四十字口还有一家与同仁堂齐名的老药铺永安堂,它始创于明朝永乐年间,距今已有五百八十多年历史。当年有“内永安、外同仁”之说,“外同仁”指前门外的同仁堂,“内永安”就是指当时位于内城东四牌楼的永安堂。

  同仁堂开始御药房用药,从此独办官药188年,确立了在中医药史上独一无二的地位。西鹤年堂原坐落在宣武门外菜市口的鹤年堂,是一家明代开业的老药铺,据说老有这麽句老话:“买成药,丸、散、膏、丹,到同仁堂;抓汤药,还是鹤年堂讲究。”“汤药”就是汤剂饮片。

  老中药铺是个特殊行业,整个抓药过程程序严格,生客熟客一律拦在柜台以外,所以柜台又叫拦柜。据说,这样做是防人多出错,让店内伙计远离嘈杂,能平气地抓药。

  通常伙计收到药方,先粗看药方,如果缺少哪味药,他会立即告诉顾客,如不缺药他主动招唿顾客在柜台外椅子上等候。

  此时,负责抓药的伙计将药方展平,并用镇尺压好,然后在柜台上铺好大大小小的包装纸,用戳子称好药后,并不急于包包儿,而是要请另壹位师傅按药方依次核对,无误后点头应允方可包上。药包的包装纸上印有店名、地址、经营内容等等。

  因为药铺卖出的是攸关人命的治病药,因此中药行业中从古至今推崇“实与名副,财以道生”的。不仅称量要讲究準星準钱儿,各种草药片剂也必须货真价实,即便是微利也要做到童叟无欺。

  西医传入中国大约在明末清初。在老,人们习惯将那些经营西药的店铺称为“药店”。那时,经营西药的店铺不仅有码放整齐的药瓶药盒以及常用的纱布、橡皮膏、体温计等,有些药店甚至还有牙科用椅、手术器械等。无论什么作用的药片,完全可以拆瓶零买。而且药店大都开设有夜间售药的小窗口,无论春夏秋冬、子夜五更,只要敲开小窗,便可买到急需的药,十分方便。

  在老,无论药铺还是药店,服务可谓是一丝不茍,热情周到。通常店堂内不仅摆有长条木椅,还都讲究服务,备白开水,为南来北往的人们提供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