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05月21日

药铺的故事|杜甫智斗刁书吏郭继业断字开药铺

  “杏仁、桃仁、柏子仁,仁中求德;朱砂、神砂、夜明砂,砂中淘金。”这副对联说的是药铺。说到药铺,我们就会联想起那些化险为夷的灵丹妙药和妙手回春的悬壶圣手。其实,药铺里的故事可多着呢,今天,我们就来说几个。

  杜甫在沙头镇开了个百草堂中药铺。药铺开张后,货真价实,童叟无欺,对有的实在付不起药费的,还免费赠送。当地百姓对此赞不绝口,都到这儿来买药。可这样一来,就得罪了另外几家药铺的主人。他们买通了当地县令,想砸杜甫的百草堂药铺。

  一个雨天,药铺里顾客不多。突然门“咣当”一响,进来一位书吏,只见他横眉立目,旁若无人,将手中的药单往柜台上一甩,大声说:“这是县令大人急需的药,赶快照单发药,若缺一味配不齐,你们休想再在此卖药!”药铺的伙计赶快拿过药单,一看都愣住了,只见开的四味药是:“行运早,行运迟,正行运,不行运。”

  有个老伙计忙赔笑道:“你老哥是请哪位高明郎中开的药方,怎么我们见都没见过……”书吏不等他把话说完,开口就骂:“你们开的是什么中药铺?快给我把杜老倌叫出来,配不齐县令大人的药,我就砸掉你们的招牌!”

  伙计们不敢怠慢,忙把此事告诉了杜甫。杜甫一听就知道是来故意的,拿过药单一看,便冷冷一笑,接着他随手取了四味药,走了出来,见了书吏,杜甫拱手问道:“这位大哥请了,不知县令大人有何见教?”书吏并不看杜甫,只是傲慢地答道:“照单发药!否则休怪我砸你的招牌!”只见杜甫不慌不忙地说:“县令大人需要的药,我们药铺应有尽有。”说着,拿出四味药:一片萝卜干,一块生姜芽,一只鲜李子,一颗干桃肉。

  杜甫道:“萝卜干是‘甘罗’之意,甘罗十二岁就当了丞相,你说他是否‘行运早’呢?”“是。”书吏忙答。“生姜芽是‘姜子牙’之意。姜子牙八十三岁遇文王,是否‘行运迟’呢?”“是,是。”书吏又连声回答。“你看这红皮李子,虽说酸不溜丢的,却正是目前市场上的俏货,可说是‘正行运’吧!”“啊!”书吏无可奈何。“这是隔年的桃子,经过雪冻霜打,算不得鲜果,只能入药,所以说‘不行运’了。”书吏无话可驳,只得连连点头,拿起这几味“药”,灰溜溜地回去交差了。

  当初,浚县有个叫郭继业的人,一直想做点生意,都说“卖菜仔一个赚仨,开药铺一个赚八”,于是,他就把自己的家产都卖了,弄了几百两银子,雇了俩小伙计,在街上弄了两间门面,开起了中药铺。

  开门头一天,他刚到药铺里,就有个人来买“白芨”,郭继业不识字儿,他把药斗都翻遍了,也找不着“白芨”。怎么办呢,没办法,他就把自家养的一只白公鸡给了那个买药的人。不一会儿,又来了一个买“大贝”的,郭继业又把药斗翻个遍,也没找着“大贝”在哪儿。为了生意,他就把自己床上一条三成新的大被子给了买药的。接着,第三个买药的进门了:“掌柜的,俺要砂仁!”郭继业一听,吓得直打冷颤,天啊,我只找了俩伙计,他却要仨人儿哩,这该怎么办呢?没办法,我郭继业也跟人家走吧!想到这,郭继业就哭丧着脸叫伙计行李,跟买药的走。

  在药铺门口摆摊的皮匠老陈,看见药铺里那俩伙计一脸苦相,就过来问怎么回事儿,听小伙计说完老皮匠也开始摊子了,有个伙计赶紧问:“陈师傅,您怎么了?”

  明朝时候,樟树镇“同春堂”中药铺刘老板,膝下有一女,貌美异常,才华出众,视为掌上明珠。依女儿之意,定下了以药联招婿的办法。

  一天,药铺门前挂出了一上联:“刘寄奴,插金钗,戴银花,套玉镯,比牡丹芍药胜五倍,从容出阁,含羞倚望槟榔。”并说明,对出下联者,即招其为婿。

  四邻八乡的后生闻讯蜂拥而来,个个用心,但无人能对出下联。这时,一位衣着寒酸的青年挤进人群,凝视药联片刻,大声道:“徐长卿,持大戟,穿甲片,跨海马,与木贼草寇战百合,凯旋回朝,车前欲会红娘。”

  刘老板一听,满心欢喜,但见青年穿着褴褛,不像个读书人,故意又出一上联:“一身蝉衣怎进将军府。”青年即对:“半支木笔敢书国老家。”随即又自出一上联道:“扶桑白头翁有远志。”并自对下联:“淮山红孩儿不寄生。”

  刘老板很是喜悦,将青年接入厅堂,细问身世,又试探地问:“遇木贼,入生地,安能独活?”青年对道:“待半夏,进天门,定折玉(肉)桂。”

  刘女在屏风后弹奏琵琶,青年细听,就轻拨桌上七弦琴和了起来,美妙动听。刘女款款而出,含羞上前施礼,吟道:“听徐长卿奏黄芩(琴),沉香阁内曲曲惊云母。”

  青年拱手回礼对道:“闻女贞子弹枇杷(琵琶),防风屏前声声动天星(天南星)。”

  江南有个山区,这个地方有个开药铺的老板。由于方圆百里之内只有他这么一家药铺,所以这个药铺老板也就成了当地的一霸。不管谁生了病都得吃他的药,他要多少钱就得给多少钱。

  有家穷人的孩子发高烧,病得很重。穷人就到药铺一问,药铺老板说退热得吃“羚羊角”,五分羚角就要十两银子。穷人说:“求你少要点儿钱吧,这么贵的药咱穷人吃不起呀!”

  这时,门外来了个讨饭的叫花子,听说这家孩子发高烧,家里又穷得买不起那个药铺老板开的药,便说:“退热不一定非吃羚羊角不可。”

  穷人急忙到水塘边上,挖了一些鲜芦根,回家后煎好给孩子灌下去,孩子果然退了热。穷人十分高兴,就跟讨饭的叫花子交了朋友。

  从此,这里的人们发高烧时就再也用不着去求那个药铺老板了,芦根也成了一味不花钱的中药。

  城中有个药铺,老板因会解谜语而小有名气。有个老秀才,平素最讲男女大防授受不亲。一天,他的姨太太得了一种病,坐卧不得。老秀才想请郎中来诊疗,又怕姨太太某部位不雅,想报个病症请药铺里的先生开药,又怕被家仆们当笑话传出去。后来,他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。

  老秀才写了一张纸让家仆拿去药铺,并对老板说:“我家姨太太得了这病症,老爷说请您斟酌抓药,对症了,十倍付钱!”老板接过纸来,写着:“佛庙盖库房,摘顶格。”善解谜语的老板按谜格要求,很快便猜出了病名,于是笑而不言,开就药方,发了一笔小财。家仆离开后,铺中伙计都急着向老板要答案,老板这才解开那张纸上的谜底是“痔疮”。

  原来,“摘顶格”是解谜的一种格式,谜底一般是两字以上同盖头部首的词句,猜中后排除每字的同盖头部首,只读下半截的字。伙计们看着谜底,对照着纸上的谜面,都大笑起来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